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盛世嫡女之娇妻太磨人最新章节!

“可以了,就这样回去吧,反正也遮不住。”

楚绯樱有些无奈的说,真的是心力交瘁啊,猫猫隐隐有些担忧,总觉得她家王妃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王妃你还有什么要带走的东西吗?猫猫去帮你收拾。”

猫猫担心又问不出口,只能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她当然是巴不得楚绯樱回一趟左相府的,不然她怎么见到她的偶像啊,要知道楚绯樱这一走她也是跟着一起走的,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次回到帝都,也就是说要好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她的偶像了,真的有点心塞塞。

“没有了,要带的东西我自己都已经收拾好了。”

楚绯樱平静地回答猫猫的话,猫猫哦了一声,点点头,没看出来原来王妃真的很积极啊,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离开帝都也真的是……猫猫想着这一走待会儿就不用再回来璃王府了吧,直接就从左相府出发了,所以打算去把楚绯樱的行李都拿好,结果这不看还好,一看真的是大跌眼镜!我的天哪!这……这是要搬家吧!

“王妃,你……你确定要带这么多东西?”

猫猫看着满满两大箱行李,简直惊诧得不要不要的,出于好奇掀开看了看,竟然连茶具和花瓶都有!天哪,王妃这哪儿是要去白星学院上学,分明是搬家出去旅行的……

“有什么问题?”

楚绯樱回头看了一眼猫猫,本来吧楚绯樱不想再提这件事情的,偏偏猫猫非要问,那她就理所当然的回答咯,反应又不是她的,不花钱的偏偏又挺值钱的东西,干什么不要?不拿白不拿,免得她一人出门在外还没钱花!

“没……没什么问题。”

猫猫看了看楚绯樱气势汹汹的眼神,有些慌张地吞了吞口水,这什么情况啊!大早上的感觉情况不太对呀。

“行了,叫人收拾好东西,咱们出发吧。”

楚绯樱再次确认了一下铜镜里的自己看上去基本还是挺妥当没有别的什么问题之后,转头叫猫猫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出发了,猫猫哦了一声,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刚刚跑出门口叫下人进来抬行礼,然后看着楚绯樱,说道。

“王妃你不去跟王爷告别吗?这一走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猫猫看着神情恍惚的楚绯樱,有些不解,这两人平日里不是很腻歪吗?怎么今天来叫王妃起床的时候却是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床上呢,看上去还没怎么休息的样子,难道和王爷吵架了?

听到洛奕笙的名字楚绯樱神情有些怔忡,呵,道别?恐怕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女人的温柔乡里腻着呢吧?他堂堂琉璃国唯一的王爷,没有个三妻四妾又怎么说的过去呢?

楚绯樱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初夏的天亮的特别早,楚绯樱静静地看着已经亮完了的天空,是不是有那么一两只飞鸟掠过,心底里怅然若失的感觉更加真切,顿了顿,低头看向猫猫。

“走吧。”

也不回答猫猫的话,直接就说了一句走吧,然后转身头都没回,没有任何留恋地离开了璃王府,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倒是给花芐减轻了不少麻烦,毕竟楚绯樱是与洛奕笙朝夕相处日夜相对还同床共枕的人,要是楚绯樱突然跑去找他要告个别什么的,那他要怎么应付啊!万一楚绯樱真的把他当成了真正的洛奕笙,扑上来要抱抱要亲亲什么的……他不得被王爷活活给扒了才怪!想想就觉得非常恐怖,好在楚绯樱因为花乔那句无心的不算误导的误导之言伤透了心,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走了,什么东西和念想都没留下,花芐听到楚绯樱已经出了王府的消息这才松了一口气,呼,太好了,王妃走了,他目前最大的麻烦算是已经解决了,然后就安安静静地待在洛奕笙的书房里无所事事,只能发呆看书喝茶练功,度过他这无聊的很长一段时间。

楚绯樱离开璃王府后径直上了马车,甚至没再回头看一眼这个她生活了一个来月的地方,她的夫家,安静地坐在马车上,等着马车缓缓行驶至左相府。

“相爷,大小姐回来了!”

管家遇到楚绯樱一个人回来的时候总是特别激动,叫了十几年的称呼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改过来的,每次楚绯樱来左相府管家都会理所当然地说成是“回来。”也是啊,楚绯樱看了看左相府的大门,本来这里才是她在这个时代的家不是吗?

楚绯樱看了一眼猫猫,两人对视着笑了笑,楚绯樱提起裙摆跨进了左相府的大门。

“绯儿!”

楚蕴听到管家的嚎叫一个箭步冲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伤还没好完却依旧下床来送她的哥哥楚绯樾,温文尔雅,步履轻快,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个重伤的人,反而给人的感觉很健康。

“爹爹,哥哥。”

楚绯樱声音嘶哑的叫了两声,楚蕴听到楚绯樱的声音一瞬间就红了眼眶,走上前去双手抬起却有些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楚绯樱已经嫁作人妇,不再是他的小女儿了,不能再肆意拥抱她了,楚绯樱看到楚蕴举起又放下的双手,笑了一下,走上前去主动抱住了楚蕴。

“爹爹。保重。”

哽了哽喉咙,楚绯樱最后也就只说了这么四个字,楚绯樾也走到两人身边,看着父女俩都眼眶红红的,尤其是楚绯樱,那双眼睛布满了红血丝,红得吓人,楚绯樾知道楚绯樱恐怕是有什么心事,但他这个妹妹已经不像以前那般温婉了,现在的她倔强又勇敢,如果她不愿意说,他也不会逼她的。

“照顾好自己。”

想了想,楚绯樾也只这么嘱咐了一句,此刻的他并不知道楚绯樱竟然有一去不回的打算。

“对,照顾好自己,别哭,又不是生离死别一辈子见不到面了。”

楚蕴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对着楚绯樱说,楚绯樱听到楚蕴的话心里有一瞬间的触动,也许,真的是……见不到了呢?楚绯樱有些伤身,抹了抹自己的眼眶。

“嗯,又不是一辈子见不到面了。”

楚绯樱喃喃的重复了一遍楚蕴的话,一家人站在一起,画面显得很温馨。

“我走了。”

说了一些关心嘱咐的话,随便闲聊了几句,楚绯樱回头看了一眼跟她们一起过来的溪琮,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还是早些启程吧,白城距离帝都的距离还远着呢。

“嗯,去吧。”

楚蕴也看见了马车后面的溪琮,对楚绯樱点点头,让楚绯樱离去,虽然很疑惑为何他家那个超级黏人的女婿不在,不过想着小两口也许是怕见到了面以后反而舍不得了,倒也没有多想。

楚蕴和楚绯樾站在左相府门口,楚绯樱朝他们挥了挥手,转身坐上了马车。

“嫡姐!嫡姐!”

马车正准备驾驶着离开了,车窗外却传来了楚绯戈的声音,楚绯樱赶紧让车夫停下了马车,掀开了车帘。

“戈儿,怎么了?”

楚绯樱将头探出车窗外,看着楚绯戈有些喘气地扒在她车门边,身上穿着流云坊的那件定制款,原来已经做好了啊,还以为她看不见戈儿穿上这套衣裙了呢。

“嫡姐你要走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楚绯戈站在楚绯樱的车窗外眼巴巴地看着楚绯樱,楚绯樱一噎,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单纯的小妹妹,心底里其实并不想骗她的,但是无奈,她真的不想再回来了,洛奕笙是她心里的一块儿不可触碰的伤,直到现在她即将离开帝都,都没再见到洛奕笙一面,他没来送她,没来见她,没有任何生息,既然这样那她就安静地离开吧,也算是对洛奕笙最后一点的付出了,不打扰他的人生。

“很快就会回来了,戈儿在家要好好听爹爹的话哦。”

楚绯樱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楚绯戈的脑袋,告诉楚绯戈要听话,实际上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回来,等到解决完了左相府潜在威胁的事情,她就去江湖游历四处闯荡吧。

“嗯!戈儿会乖乖的,等嫡姐回来,嫡姐你看,这是你送我的衣裙哦,好看吧!”

楚绯戈有些急切的在楚绯樱面前展示了一圈自己的新裙子,像一个迫切得到夸奖的小孩儿,虽然本身就是小孩子没错啦。

“嗯,好看,戈儿最好看了。”

听到楚绯樱的话楚绯戈开心地笑了,她就知道楚绯樱是最疼她的,楚家人的基因本来就很好,再加上楚绯戈的娘亲陈氏也是个秀丽佳人,所以楚绯戈本身就生的很好看,偏向可爱型的,楚绯樱说这话也并没有撒谎。

“谢谢嫡姐,戈儿把这个送给嫡姐,嫡姐要早些回来哦!”

楚绯戈捧着一根簪子献宝似的递到了楚绯樱的面前,还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好像是很怕楚绯樱会嫌弃一样,有些紧张。楚绯樱看了看,笑着接下了,再次伸手摸了摸楚绯戈的头,脸上溢出了幸福的笑意。

“戈儿,谢谢你,我收下了,会好好戴着的。”

楚绯戈看到楚绯樱没有嫌弃自己的礼物太过小气而收下了,有些惊喜地抬头,就看见楚绯樱当着她的面将簪子插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衬着楚绯樱的娇嫩的肌肤,白如曦玉特别地好看,然后两姐妹就这样隔着马车相视着笑了,楚绯樱告别了自己的家人们,放下了车帘,重新坐会马车里,闭上眼睛,眼角一滴清泪流过,终于,要走了。

也许是太累太困了吧,楚绯樱在马车上没坐多长时间就睡着了,不管车子颠簸不颠簸,也不管坐着睡得舒不舒服,自己身子一歪就瘫倒在了马车的座椅内,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其实期间猫猫有来叫过她吃饭,可是楚绯樱太困了,再加上那暴躁的起床气,压根儿没搭理猫猫,猫猫也不敢强行叫醒楚绯樱,只能任由楚绯樱继续睡着了,然而在猫猫没有看到的瞬间,一个一身白衣英俊非凡的男子纵身钻进了车厢内,而坐着吃东西正好面对着楚绯樱的马车的溪琮,早已洞悉一切,默默地吃着自己的饭,啥也没说,此次出门就他们五个人,楚绯樱,猫猫,溪琮,花隐和花乔,除了猫猫以外,别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然而花隐和花乔二人虽然知道那是谁,却还是惊艳了,天哪!这么多年不见,原来那个冷冰冰的他们的冰山主子已经蜕化成了一个天神!天哪,好帅啊!看得花隐一个大男人都发起了花痴!

“我的妈呀,收收你的口水!”

知道洛奕笙的身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彻底进入了马车,花乔才缓缓回过神来,这样的风姿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绝逼的天神啊!可是谁能告诉她,花隐这大男人竟然看着洛奕笙的连流起了口水!这是什么意思!卧槽!该不会花隐平时对着她们王妃那样的绝色都能那么冷静,其实是因为他一直觊觎着主子,其实他有龙阳之好啊!天哪她发现了什么!

“咳咳。”

花隐被花乔唤回了神,有些尴尬地咳了咳,花隐来隐卫的时间比花乔段,他来的时候洛奕笙已经戴上了面具了,有关于洛奕笙的母亲和师父的事情他也都是听隐卫里的小伙伴说的,从来没见过洛奕笙真容的他此刻内心简直就是波澜壮阔!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外界的谣言,说洛奕笙其实是因为长得太丑了不敢见人才戴着面具的,虽然这么说对洛奕笙很不敬,但没办法,他在隐卫五年,一次都没见到过洛奕笙不戴面具的样子,会这样想真的不怪他,情有可原啊!只是没想到洛奕笙戴面具不是不敢见人,而是太帅了怕祸害众生啊……

花乔翻了个白眼,不行她要远离这个神经病死变态,万一花隐真的有龙阳之好……咦!光是想想就一身鸡皮疙瘩,真的是后悔死了怎么会跟花隐一组,隐卫里随便一个都比他好啊!其实花隐童鞋想说,冤枉啊!他性取向很正常的好嘛!纯直男!对王妃那么冷静是因为她是王妃啊!敢冒犯她不是找死么!

车外的花隐和花乔两人眉来眼去地好不热闹,溪琮和猫猫吃完饭也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一切看上去都很和谐,但马车里的洛奕笙和楚绯樱却像是被这个世界隔绝了一样,自成一个世界,完全不受外界干扰。只是有一点很奇怪的是,楚绯樱不知为何在睡梦中也显得那么不安和脆弱,眼角甚至湿湿的还有泪珠溢出,洛奕笙心疼极了,不过一天没见,他家坚强的小媳妇儿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是谁欺负她了?能让她在睡梦中都这样一副睡不安稳的样子。

洛奕笙的秀眉紧紧皱到了一起,心疼地一抽一抽的,怕楚绯樱睡得不舒服,自己自觉地挪了过去给楚绯樱当人肉枕头,将楚绯樱轻轻地抱起,让楚绯樱横躺在自己的腿上,好在马车够宽敞,楚绯樱这样躺着也只需要稍稍撅起来一点点腿就可以了,并不会很难受。

洛奕笙的腿给了楚绯樱很舒服的姿势,有了“枕头”的依靠楚绯樱转了个身蹭了蹭,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她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又想起了洛奕笙,竟然在睡着的时候都感觉到了他的气息么?这么地让人熟悉,让人安心,只可惜,怎么会是他呢?明明他现在就应该在璃王府享受着温香软玉吧?怎么还会记得她这个被他抛弃了的发妻?楚绯樱自嘲地勾起了嘴角,在意识迷蒙的时间,她还是想着洛奕笙呢。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