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傻丫头,是谁惹的你如此难过?”

洛奕笙轻缓地抚摸着楚绯樱的头发,手指划过她娇嫩的肌肤,轻轻地将手指抵在楚绯樱的眉间,为她抚平了眉间的忧愁,静静地在马车里坐着,陪着楚绯樱,一直到楚绯樱睡醒,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洛奕笙全程没动过,生怕让楚绯樱不舒服了,腿被压麻了也觉得很幸福。

“唔。”

楚绯樱迷迷糊糊地将腿放了下来,坐直了身子,此刻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马车内还有别的什么人存在,毫无形象地伸了个懒腰,嘴角还时不时地溢出一两声哼唧声,洛奕笙温柔地笑着,好整以暇地看着楚绯樱,也许面具戴多了,此刻的洛奕笙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已经没有伪装了整个就**裸的暴露在楚绯樱的面前。

“嗯?!”

楚绯樱伸完懒腰手软软的耷拉了下来,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瞟到一抹白,那么两眼,楚绯樱下意识地转头,咦?咦咦咦?这她看到了什么!神仙?男神?!瓦特?

“你你你你!你是天神吗?”

楚绯樱很没出息的眼睛冒星星舌头还打结了,盯着洛奕笙疯狂的咽口水,还说一些非常不争气的话,明明她也是盛世美颜绝世倾城的美少女好吗!怎么这么没面子了。

洛奕笙听到自家小娘子的话有些愣神,嗯?天神?这是什么意思?此刻洛奕笙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没有戴着面具,原来他家小娘子没有认出来是他啊?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了。

“我只是个普通人。”

洛奕笙轻笑,那么按照他家娘子的反应来看,至少在她眼中,他不算丑吧?是这个意思吧?

楚绯樱听到洛奕笙的声音怔了一下,太熟悉了,分明就是洛奕笙那沁人心脾的冰冷的声线,很凉爽的感觉,楚绯樱出神了,是她太魔症了吗?怎么什么都想到洛奕笙?怎么可能呢!

“这样啊!可是你长的太好看了,我还以为是误落凡尘的天神呢!”

楚绯樱想到洛奕笙就心扎似的疼,既然他都不忠于她了,那她为什么不可以撩汉子?还是这么帅气的汉子,不撩白不撩!虽然不知道这为谪仙般的人儿是从哪儿来的,为何在她的马车上?不过这么好看的人,肯定不会是人贩子吧!就算是人贩子,她也跟他去了!楚绯樱赌气地想着,全然想把洛奕笙抛到脑后。

洛奕笙有些心动,他的娘子,说他长得很好看?像仙人?

“扑哧”一声,洛奕笙毫无预兆地笑了出来,笑的楚绯樱有些尴尬。

“你觉得我长得很好看?”

洛奕笙仿佛中了楚绯樱的毒,一直再三的确认楚绯樱是不是真的觉得他好看,楚绯樱有些无语,这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太自恋了,都跟他说好看了还要别人一遍一遍地夸他,但无奈人家长得好看是事实啊!于是楚绯樱也只能很配合的一遍一遍地点头,很确定地告诉洛奕笙,他真的很好看!

于是洛奕笙满足的笑了,看样子他可以告诉楚绯樱他的身份咯?毕竟楚绯樱对他这个夫君的长相好像还是很满意的嘛?

“其实我”

“有山贼!”

洛奕笙话还没说完就被车外花隐的咆哮声给打断了,山贼?敢拦他们的路,真是活腻了,洛奕笙面色一变,面对楚绯樱一贯的温柔变成了冷凝,瞬间双眸充斥着怒意,杀气腾腾。楚绯樱被吓了一跳,这人变脸的速度好快啊,而且那股杀气她真的觉得好熟悉!真的太过于熟悉了!难道真的是洛奕笙?因为只有洛奕笙才会那么易怒爆发杀气,也只有洛奕笙会在她面前温柔宠溺,却依旧能在杀气爆发的瞬间收敛,不散发出让人难受的威压压迫她,一想起洛奕笙,楚绯樱心里满满地忧伤,看向面前这个白衣男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多愁善感,洛奕笙很想将楚绯樱抱紧自己的怀里好好地安抚一下,然而外面的所谓山贼好像并不只是山贼那般简单,在其数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且个个身手都不低,虽然交给花隐和花乔解决也绝对没有问题,应付这群人绰绰有余,但却碍于对面的人数,会被牵制更多的时间,洛奕笙想出去帮帮花隐他们,因为不确定这群人还有没有别的帮凶,如果一会儿支援的人来了那会更加麻烦,也会耽误更多的时间。

“不行!”

也许是感觉到了洛奕笙的想法,即将踏出车门的洛奕笙却被花隐竭尽全力地一声暴喝止住了脚步,瞬间清醒了过来,没错,花隐的确是为了阻止他出去才吼出声的,因为对面的人显然是带着杀意来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目标是楚绯樱,如果洛奕笙现在出去,即便他们不知道他的身份,可一个如此出众的男子突然出现在楚绯樱身边,难保不会惹出什么更大的麻烦,所以洛奕笙不能出去,但冷静了不过三秒,洛奕笙的沉寂的双眼再次爆发出惊天的杀意,既然不能泄漏自己跟娘子在一块儿,也就是不能留下活口回去给他幕后的老板通风报信,那就,全杀掉好了!

洛奕笙很久没有这般嗜血了,离开了战场将近一年,身体都迟钝了,这群人竟然想杀他的夫人,主意都打到楚绯樱头上来了,那他就不客气了,用来练练手也是可以的。

这样想着,洛奕笙一个翻身帅气地飞出了马车,徒留下一句“等我回来”给呆呆地楚绯樱,然后便潇洒地出去了,楚绯樱看着洛奕笙消失的背影,愣愣的点头,心里有一种很酸涩的感觉无法形容,这个人,不管是身形还是声音,都跟那个人那么的相像,难道是老天爷看她太过可怜了,所以送来给她补偿的?老天爷说:你想多了。

“王爷,你怎么还是出来了!”

花隐看到洛奕笙出来,抽身退到了洛奕笙的身边,用很小的声音询问洛奕笙,洛奕笙没有说话,只看了一圈周围缠斗着的人,旋即二话不说直接加入了战斗。

花乔看到一抹白影掠过眼前,抬头一脸蒙逼,就听到洛奕笙的声音自空中传来。

“速度解决掉他们。”

花乔合上了自己张大的嘴巴,咳咳,本来她还想多玩玩儿呢,难得遇到这么一场大乱斗,在帝都里之前派去对付楚绯樱的人身手都简直了,惨不忍睹,给花乔练手都不配,如今这么多人,身手又比帝都那群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一看就是经过专业的训练的,花乔的眼睛里少见地蹦出来兴奋的光芒,结果刚开始呢,就直接被洛奕笙一盆冷水给从头淋到了脚,好嘛好嘛,速度解决就解决咯。

于是乎花隐和花乔都很利索地开启了狂暴的战斗模式,主子发话了,怎能不听?本来那群杀手面对花乔和花隐这样的高手就已经很吃力了,只能在人数上占据一点儿优势,可这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白衣男人,竟然能够命令花乔和花隐这样武功高到近乎于变态的人,想来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果不其然,总是好的不灵坏的灵,那群杀手的头领看着洛奕笙出来不过一瞬间就秒杀了他们一种兄弟,吓得脸都白了,再也无心战斗,这都是些什么怪物!这白衣男子能命令穿黑衣的花隐和花乔,果然不是个弱的,那功夫完全不需要花隐和花乔出手,只要再给他一分钟,他绝对能杀光他们在场的所有人!不,不行,他不想就这么死了!

“撤!快撤!”

杀手头领惊慌失措地带着还活下的十来人疯狂逃窜,然而洛奕笙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眼中那嗜血的光芒非常强烈,刚刚与那些人过招的时候,虽然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很弱,可他们出手找找对准要害,摆明了是要下杀手,一联想到他们要对付的人是他的夫人,大脑便不受控制地感觉到愤怒,于是乎没有任何犹豫,洛奕笙飞身追了上去。

“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洛奕笙在空中留下这样一句话,然后身影消失不见,不过半分钟,远处便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听得老远的马车里的楚绯樱都心神一荡,好凄厉的叫声啊!啧啧,不用看,光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场面一定很血腥,惨不忍睹!本来还挺担心的,但好像那白衣仙人的功夫好像很强劲,压根儿不需要她担心呢。

花隐环视一周分散逃开的杀人们,在洛奕笙追去的相反的方向还有两只漏之鱼,没有错过洛奕笙的吩咐,花隐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提步追了上去,然后画面开始重演,不到一会儿再次传出来凄厉的叫声,经久不息,在即将天黑的野外显得特别的渗人。

猫猫胆子一早听到有山贼的时候便被花乔拎到了草丛里藏了起来,与溪琮放在了一起。现在感觉到周围已经安静了下来,想必事情多半都已经解决了,溪琮和猫猫相视一眼,松开捂住自己的耳朵,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张望了一下。

“啧啧,好残暴啊。”

溪琮感叹道,在他们的面前尸横遍野,这次来了大约有三十人吧,如今只剩下冰冷的鲜红的尸体躺在了血泊里,溪琮摇头叹息,这是何必呢?大老远的跑来送死?猫猫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基本都是跟在楚绯樱身边不离开帝都的,如今这样的血腥让她有些受不了,看到花乔稳稳妥妥笔直地站在那里以及遍地杀手的尸体,猫猫知道楚绯樱是安全的,没有任何问题,于是也来不及询问楚绯樱的情况,直接扶着一旁的老树吐了出来,实在是太浓烈的血腥味了,有些难受!

溪琮瞥眼看了一眼,现在的小丫头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一直窝在皇帝眼皮子底下的帝都,那能有多大的事儿发生?自然也是不会有机会见到这样的场面了,不过他药王溪琮好歹也是混迹江湖很多年的了,虽然也有很多年没出过药王谷了,不过这样的场面他见多了,内心早已毫无波动了。

“啊,不是这个。”

溪琮看了看,到底只是个小姑娘,于是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啊掏掏了半天,摸出来一个小瓷瓶,发现拿错了,于是又掏啊掏,掏出来一堆瓶子,才拿出其中一瓶递给了猫猫。

“诺,把这个吃了吧,会好受一点。”

猫猫转头感激地看了一眼溪琮,真不愧是药王啊,出门在外随身携带着的都是药!

“多谢!”

猫猫礼貌地对着溪琮道谢,溪琮摆摆手示意不用,然后便离开了草丛,回到了马车旁边,他刚刚其实一直有在偷窥外面的情况,当然看到了洛奕笙飞出来帮忙杀人的场面,但是现在不太方便问,楚绯樱已经开始修炼内力了,五感当然比普通人发达了,而且实力进步的很快,在打斗中还好,声音比较杂乱,洛奕笙说了什么话楚绯樱应该是听不见的,可是现在四下无人,异常的空旷安静,如果这时候问花乔关于洛奕笙的话题楚绯樱肯定是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的,他不确定洛奕笙那小子有没有告诉楚绯樱自己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万一自己大嘴巴坏了他的好事,那他可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有关楚绯樱的问题那家伙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他还是自觉一点呆在一边,少说话!多说多错!他还不想就这样断送了自己的下半辈子呢。

很快猫猫吐得差不多了,心里的恶心感觉也因为溪琮的药好了不少,关于医术方面,尽管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溪琮的本事确实是业内最强的,简直就是灵丹妙药,猫猫刚吃下溪琮给的药顿时就感觉轻松了不少,可惜溪琮这次出来只跟他们同行一小段时间,不会跟着他们一起去到白城,他说出来太久了浑身难受,想回自己的药王谷了,只是不知道溪琮这一走他们这一路上会多出多少的麻烦呢,病了什么的都没人给看看,想到这儿猫猫还是有些惆怅的。

“怎么样了?”

溪琮看到猫猫回来,随口问了一句,猫猫也就随口答了一句。

“多谢药王赐药,猫猫这会儿好多了。”

虽然是不走心的对话,但猫猫还是拍了一把溪琮的马屁,其实也不算,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她确实好了不少。溪琮听到猫猫的话满意地点了点头。

“王妃怎么样了?”

猫猫一好点儿就惦记着楚绯樱,对楚绯樱的忠诚程度是毋庸置疑的,花乔听到猫猫的问话,笑了笑。

“放心吧,没事儿,在马车里坐着呢。”

猫猫这才放下一点儿心,走到马车旁,贴心地问了问。

“王妃你还好吗?”

马车里的楚绯樱还在发呆呢,一直沉浸在自己被背叛的绿帽世界中无法自拔,其实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啦!要怪花乔那家伙不会说话!你夫君对你可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呢!

“啊,我没事。你们呢?”

听到猫猫的问话楚绯樱连忙回神,四周一片寂静,想来是那些冲着她来的杀手都已经被解决掉了吧,楚绯樱一点儿也不意外,花隐和花乔的实力她是知道的,但可惜没有亲眼见到神仙哥哥的身手,还是挺遗憾的呢。

“我们也没事。”

猫猫回答了楚绯樱的话,看样子王妃已经恢复正常了?声音也听起来正常多了,不那么憔悴,这是当然的了!有“神仙哥哥”洛奕笙作陪,心情自然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