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盛世嫡女之娇妻太磨人最新章节!

“王妃你渴了吗?猫猫去给你打水来。”

猫猫尽职尽责地照顾着楚绯樱的饮食起居,楚绯樱点点头,这才想起来在马车外面的猫猫看不见,只能出声道。

“嗯。”

得了楚绯樱的话,猫猫转身就去打水了,正巧这个时候洛奕笙和花隐回来了,洛奕笙看了一眼猫猫的背影,对着花乔说了句。

“此地不宜久留,你去打水吧,让她回来,她一个人去太慢了,又没有功夫,遇到事情还解决不了。”

猫猫可谓是楚绯樱的心腹了,他可不敢冒险,干脆让花乔去把她换回来,效率又高又安全。花乔得了洛奕笙的指令,点了点头,一个飞身追上了猫猫,洛奕笙看了一眼便径直上了马车。

“娘子,我回来了。”

话一出口洛奕笙就后悔了,呸!他这张臭嘴,真是不顶用!关键时刻出卖他!一不留神就喊出了平日里对着楚绯樱最常用的称呼,娘子两个字一出口,楚绯樱也愣住了,两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洛奕笙特别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刮子,真是不争气!还想逗逗他家小媳妇儿呢,这一个漏嘴就暴露了!

“你,你叫我什么?”

楚绯樱处在震惊状态无法回神,看着洛奕笙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寻求希望的期待,洛奕笙一噎,都到这个时候了楚绯樱都还没认出来自己是她的夫君吗?还是说她明明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只是不愿意承认他就是洛奕笙?但这是为什么?洛奕笙满脑子不解,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他直觉还是很准确的,楚绯樱就是不想承认他就是洛奕笙,无法相信,因为在楚绯樱的心中对洛奕笙怀疑的不信任的种子已经扎根了!

“我……姑娘,很抱歉,你太像我的夫人了,所以我一个不注意就……还望姑娘见谅。”

洛奕笙哽了哽,既然楚绯樱现在不想承认他的存在,那他便不承认吧,这样也好,至少肯定了自己的相貌啥的娘子还是很满意的,至于楚绯樱为什么在这么明显的情况下都还不愿意承认他是谁,那他作为一个局外人,也方便了解吧。

“呼,原来是这样啊……”

楚绯樱听到洛奕笙的话明显地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刚刚的紧张感一扫而过,洛奕笙趁着楚绯樱没在看他的时候悄悄皱起了眉,果然如此,看样子他猜的没错,他家小娘子不知道为什么,在抗拒他!至少在把这件事情解决清楚之前,还是先不要告诉楚绯樱他的真实身份吧。

“王妃,水打回来了。”

花乔站在马车外轻声说道,楚绯樱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看了洛奕笙一眼,后来又想到洛奕笙已经出过马车还帮花乔他们战斗过了,所有花乔他们应该是知道这个男人的存在的,只是奇怪就奇怪在,花乔和花隐明明是对洛奕笙忠心不二的隐卫,为何竟然能容忍他们主子的夫人跟别的男子这么亲近地待在同一辆马车里面,就这么放心吗?还是说,果然连花乔他们都知道,洛奕笙本来就对她不在乎了,所以她跟谁一块儿,都无所谓?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遇到什么事情就喜欢钻进牛角尖,尤其是楚绯樱这种还没谈过恋爱的小白兔,更是容易掉进这样的旋涡里无法自拔,只要洛奕笙“背叛”她这件事在她心里萌芽,她就会觉得洛奕笙做什么都是因为不在乎她啊,关于这件事还是挺无奈的,就因为花乔一句小小的话,硬生生地把相亲相爱的两个人搞成这样,其实不怪楚绯樱不相信洛奕笙,而是因为花乔一直拦着她,态度真的反常有诡异,从来没恋爱过的人患得患失的感觉没人能说得清,所以也就只能这样了。

“拿进来吧。”

楚绯樱出声,对着马车外面的花乔道,花乔听到楚绯樱的话自觉地将水送进了马车里楚绯樱的手上,看了洛奕笙一眼,面无表情地退了出去,甚至楚绯樱还故意在伸手接水的时候碰到了洛奕笙的手,但即便这样花乔仍是没有任何反应,这样的情况让楚绯樱更加坚定了洛奕笙已经不在乎她了的事实,然而却漏掉了她面前的人就是她的夫君这个可能性,也许心底里根本就不信洛奕笙会来陪她吧,更何况洛奕笙怎么出得了帝都呢?她早上离开璃王府的时候还听到猫猫说洛奕笙在书房里面呢,呵,跟别人**都调到书房了,还真是有闲情雅致呀。

楚绯樱自嘲地笑了笑,拿起手中的水猛地灌了一大口,呛得楚绯樱咳嗽不停。洛奕笙看得心疼,丝毫忘记了此时自己只是一个外人,和楚绯樱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手特别自然地就搭上了楚绯樱的脊背为她顺气。

“慢点儿喝,别急,没人跟你抢的。”

洛奕笙温柔的声音就像是毒药,明明漏洞百出,楚绯樱却丝毫没有察觉。但洛奕笙一句没人跟你抢却再次刺痛了楚绯樱的心,明明跟她抢的人那么多……楚绯樱自顾自的喝水,没有理会洛奕笙,睡了一整天,油盐未进,的却有些口渴了,待楚绯樱喝完水后她才发现这白衣天神的手一直放在她背上!楚绯樱下意识的跳开了。

“你干嘛!”

洛奕笙的手有些尴尬地悬在空中,扯了扯嘴角。

“我看姑娘喝水喝得太急,不小心呛到了,想为姑娘顺顺气。”

洛奕笙何时这般温柔过?马车外的花乔和花隐眼角都要抽筋了简直!楚绯樱有些防备地看了一眼洛奕笙,即便是真的天神,也不可以占她便宜的!

“不必,我没事。”

楚绯樱稍稍挪了挪身子,坐的离洛奕笙远了些,洛奕笙有些不爽,但是他现在又没有什么立场可以靠近楚绯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楚绯樱远离他,丫真的是好心塞啊!

“出发吧!先离开这里再找个地方休息。”

楚绯樱撩开车帘子,看了一眼即将黑下来的天色,遍地尸横,难闻的血腥味一下就充斥着楚绯樱的鼻腔,即便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楚绯樱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直接下令离开这里再说,要先找到一个可以歇脚的地方,洛奕笙默默地看着楚绯樱,不愧是他的媳妇儿,还是挺冷静的嘛,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慌张,还知道先离开。

“是。”

花乔领命,驾着马车离开了这片树林子。马车内的楚绯樱和洛奕笙相顾无语,气氛有些尴尬,洛奕笙此刻也不知道怎么跟楚绯樱相处,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跟楚绯樱闲聊。

“我刚刚听到他们叫你王妃,可这琉璃国只有一个王爷,莫非,你就是璃王洛奕笙的夫人?”

洛奕笙试探地出声问了问楚绯樱有关于自己的事情,楚绯樱听到洛奕笙的问话,苦笑了一下,倒是也没有否认,毕竟这件事全帝都都知道嘛。

“是啊,我是他的夫人呢……”

楚绯樱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将车帘拉开,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夜色发呆,洛奕笙莫名被哽了一下,但却不死心,为何楚绯樱在提到他的时候这么冷漠?

“听说璃王对他的王妃甚是宠爱呢,想必你过得一定很幸福吧?”

洛奕笙再次试探地问了问,楚绯樱的表情更加苍凉了。

“也许吧,谁知道呢。”

这算是什么回答?洛奕笙一头雾水,楚绯樱的态度摆明了就是不想谈关于洛奕笙的事情,那他这个正主怎么办?

“话说你怎么会在我马车里的?”

楚绯樱见洛奕笙半天没说话,想起自己的语气未免有些失礼了,得罪她的人又不是面前这个男子,干嘛把气撒在人家身上呢?于是干脆问了点儿关于他的事情,洛奕笙见楚绯樱对自己有点儿兴趣了,也正襟危坐地想着该怎么撒谎,是的没错,撒谎,怎么看他现在都不能把自己的真是情况告诉楚绯樱吧?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

“哦,我本想前去白城,结果路上遇到一对被山匪抢劫的母女,身上的银子都赠与她们了,身无分文只能徒步前进,正好遇到王妃你的马车,幸得前面那位老前辈收留,于是冒昧与王妃同坐一车,还是在下叨扰了。”

洛奕笙做出了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也不知道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些,别说,还真挺有模有样的,楚绯樱看着洛奕笙的样子咂舌,彻底打消了他是洛奕笙的想法,那家伙才不会这么有君子风范呢,根本就是个臭流氓,跟面前这人没法儿比啊!话说洛奕笙要是知道自己成了自己情敌,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呢。

“这样啊,无碍,不过还真的是好巧啊,我们也是要去白城的。”

楚绯樱点点头,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看得洛奕笙心痒痒的,啊不行,好想抱抱媳妇儿!

“嗯,看来我跟王妃很有缘呢。”

洛奕笙若无其事地调戏着楚绯樱,不过这样一句话也说不上有多不妥就是了,反正楚绯樱自己也没啥特别地感觉,点了点头,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面前的白衣男子叫什么名字呢,这样好像也挺不礼貌的。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楚绯樱很有大家风范地问了洛奕笙的名字,洛奕笙却有些僵硬,名字?嗯,他还没来得及想这个问题呢,嗯……

“叫我秦靡吧。”

洛奕笙想了想,随便编个名字啥的倒是不难,但也不能太随便了额,最终还是取了母亲的姓氏和父亲的名字结合了一下,嗯,好在还不算太奇怪,楚绯樱点点头,显然是信了洛奕笙的话。

“秦公子,若与我们同行,这一路恐怕还要劳烦秦公子多加照顾了。”

楚绯樱与洛奕笙说的客套的话,马车外的花隐和花乔听得寒毛都要竖起来了,王爷这是要搞什么呢,不打算跟王妃承认自己的身份吗?前面一辆马车的溪琮显然是不知道后面的他们在干什么的,话说回来本来应该由花隐去驾车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洛奕笙露脸之后就赖在楚绯樱的这辆马车前不走了,花乔也不想去给溪琮驾车,臭!于是可怜的猫猫变成了临时赶车员替花隐驾起了马车,花隐和花乔则一起待在了楚绯樱的马车外。

“哪里,能为王妃这样的美人效劳,是在下的荣幸。”

洛奕笙继续若无其事地调戏着楚绯樱,听得花隐和花乔一脸尴尬,他们家王爷……怎么感觉有点儿骚啊!还不是一般的那种,这么露骨地说这样的话,好歹您现在只是个外人!调戏有夫之妇的王妃真的好吗!虽然她的夫君是你没错啦!

“噗,你一直都这么满嘴跑火车逗女孩子开心吗?”

楚绯樱被洛奕笙逗乐了,这一整天的阴霾也因为洛奕笙的出现消散了不少,不过她这话倒是听得洛奕笙一头雾水了。

“火……火车是什么?”

嘎?洛奕笙问出了自己心内的疑惑,楚绯樱有些紧张了,咳咳,傻不拉唧的,一没戒心下来就是容易放松,一不留神又说出了现代词汇,也难怪人家一脸蒙逼了。

“咳,火车就是不靠谱的意思。”

楚绯樱随口胡诌,反正这是她说的话,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假的。

“原来是这样啊,可在下所言句句所属,怎么能说不靠谱呢?”

洛奕笙了然的点点头,已经在璃王府的时候楚绯樱也没少创造一些新奇的词汇,见惯不怪了,那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呗。

“噗,油腔滑调!”

楚绯樱跟“秦靡”这个陌生人聊得很开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她可能也没那么爱洛奕笙?怎么感觉跟秦靡在一起的时候很轻松很快乐呢?给人的感觉就像……以前的洛奕笙?很温柔,很会宠她,哎,楚绯樱闭上眼睛叹了口气,也罢,这一别恐怕不会再见,那就祝他安好吧。

“你怎么了?”

洛奕笙看楚绯樱脸色一直不太好,心情也不是很好的样子,真真是心疼到了骨子里了,奈何他不知道楚绯樱发生了什么事儿,现在的情况来说他跟楚绯樱还不熟,问这些问题好像又显得很失礼,怎么办,只能尝试性地问问楚绯樱怎么了,愿不愿意跟他倾诉一下?

“我……我没事……”

楚绯樱不知道为什么,差一点儿就有了跟眼前这个人倾诉的念头,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算了,到底只是个陌路人,即便现在有缘聚在一起,但是到了白城之后还是会分道扬镳的吧,跟他讲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

“这样啊……”

洛奕笙喃喃道,果然还是不愿意说么,看样子他想要解开楚绯樱的心结还需要好长一段时间呢。

两人没再说话,楚绯樱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洛奕笙则偷偷看着楚绯樱的脸,相处倒还算和谐。

“王……王妃,怎们到湖边了,今晚可要在此歇息?”

花隐出声问,本来是想叫王爷的,洛奕笙在的场合他已经习惯了一切事情都是由洛奕笙做主,下意识就想叫,但想起自己这一路来听到的两人的对话,他家王爷显然没有要暴露自己身份的意思,至少现在是没有吧,那他还是别嘴贱戳破了,问楚绯樱比较妥当。

“嗯,停车吧。”

楚绯樱一路都看着窗外,虽然很黑,但还是能看清东西的,花隐说的湖她自然是看见了,这个地方比较空旷,用来歇脚还是可以的,白城离琉璃帝都很远,这一去恐怕要好几天才会到,期间还不知会遇上什么,经过哪里,初次来古代的楚绯樱自然是不了解这些东西的,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