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上学起,就对于书法痴爱有嘉,8岁时一副大气磅礴的:屋上春鸠条幅斩获兰亭特别奖,后来当评委看到这副作品竟然是个8岁大的孩子时,引起书法界艳羡惊叹,被媒体称为“书界奇才”,破格成为京华七子之一。

这个不得了的儿子绝对是让小乐引以为荣的存在。

每当媒体问及子圣为什么会有这种本领的时候,小子圣便略带稚~嫩的笑着说。

“都是爸妈的基因好!”

每当听到儿子这么说小乐就看着旁边貌若天仙的小灿笑容满面。

……

9岁的某一天早上,小乐正在午睡,儿子子圣便叫醒他,说老爷爷托梦说,让他去仙子庙一趟,问是哪个老爷爷,就说梦里那老头说了,那老头好像叫什么道人。

问是不是奇门道人,儿子点点头。

心想这奇门道人不是云游四方去了吗?怎么现在托梦叫他。

要小乐是个平常人的话,怎么也不相信,但是小乐明白,这事绝不是开玩笑。

便给小灿打了声招呼就要跟儿子走。

儿子说这回可能要去段时间,最好给吻我妈一下。

小乐朝儿子头上拍了一下:“臭小子,能走多久,说不定一会就来了,这个吻你等着,回来补上。”

小灿被说的满脸通红:“当着孩子的面吻啥吻啊,赶紧去吧。”

便问去哪?子圣便说就是仙子庙那里。

小乐一愣,仙子庙有大门可以上啊,非得往山丛丛里走什么。

儿子说道人说那里太乱,要抄近道到后山说。

就从这个小道上去就是。

小乐也没多想,便走了过去。

“好了,我上去就行了,赶紧回去好好陪着你~娘。”

山路崎岖,细如羊肠,两边奇花异草,怪石嶙峋。

“这是什么鬼地方……”小乐边走边嘟哝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一个约摸七八岁的小道童出现在面前。

便上前去问,小道童,便伸手往西方一指。

小乐扭头望去,果真在不远处,一棵万年老松之下,两个鹤发童颜的老仙人正在下棋,旁边还立着一仙鹤。

便赶紧走了过去,再转身时,那小道童便没了人影。

不过看着近,但是走了几个时辰还没到,一直走到太阳落山了,才走到那棵古树之下。

仔细一看,就乐了,果真是奇门道人。

和奇门道人下棋的老头仙风道骨,大脑门子突出不少,小乐一下就乐了,这不是年画中的老寿星吗?旁边竖着一根鹤杖,上面挂着一个酒葫芦。

刚想给奇门打招呼的时候,奇门道人“嘘”了一声,小乐便点点头。

偷偷在奇门道人身边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更傻眼了,发现只有石桌,无棋无字,只看到二人做着不停的做着落子的动作,时而哈哈大笑,时而凝眉静思,小乐心想,这两人故弄玄虚。

就在这时,奇门道人从旁边的口袋里掏出一本书递过来。

小乐赶紧接着,就见上面写着:《奇门圣诀》神游虚空阶纪要。

小乐一听这不是那奇门诀三层吗?便打开看了起来。

当刚一翻开书,便见那些金灿灿的字,全部飘浮起来,而后一股脑的涌进双眼……

感觉到整个要爆裂一般,痛得他满地打着滚。

恍惚间,看到这两个仙人止棋而来,冲着他笑着。

“恭喜你突破奇门三层,位列仙班,下山去吧。”

“小乐,走吧”当这个声音响起,小乐不由得扭头望去:“九爷。”

不过一扭头却看到是那个领路的小道童,就在他惊诧的时候,却见那小道童一下就变成了九爷的模样,正冲他慈祥的笑着。

“啊?九爷真的是你?”

“去吧,小灿还等着你呢?”

“嗯嗯,好好,九爷那我走了!”

此时的小乐了无牵挂,现在唯一牵挂的就是自己的最心爱的女人薛小灿。

……

不过当他下了山,却被眼前的高楼林立给愣住了。

之前上山的时候这里还是一条不宽的乡间马路,最多不过并行两辆车,怎么现在……

他一下就慌了,而且他这身衣服完全与这里的人不符。

虽然是高楼林立,却是绿意盎然,楼上楼下,绿树红花,这城市如同置于森林之中。

更没有大都市的那种车流拥堵,雾霾满天,而是青山绿水,曲径通幽,蓝天白云。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经过的路人,就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啧啧,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衣服,像是21世纪初期的装扮。”

“人长得倒是不错。”

“太有年代感了,这不会是个行为艺术家吧,赶紧拍照留念。”

小乐一脸懵逼:“请问崔家庄怎么走?”

“噗,什么?崔家庄?这人脑子有问题吧?这里之前就是崔家庄?”

“就是还崔家庄,那都百年前的事了吧?”一个打扮精致的中年女性说着。

小乐更是一脸无语:“这就是崔家庄,怎么变成这样了,不应该是新农村吗?怎么都成高楼了?”

众人笑:“天啊,还新农村,现在还有人提这个词,这不会是个古代人吧?”

“就是,现在都2117年了,还新农村,敢问你们的主~席是谁啊?”

“*啊,习……近,平,我们都叫*!”

“我去,还大大,多low的词啊,你怎么不说是毛……主……席啊?哈哈,现在都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了,共~产主义社会,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管开开心心的过有品味的生活明白吗?”

“就是,现在是2117年,学那个时候的人怎么说来者,对,这人脑子进过水,咯咯。”

这些人都笑着离开。

“啊,2117年?我到山上走了一圈就一百年了?”小乐不可思议的说着。

就在这时人群外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快让开,我我太,太爷爷来了。”

这时推进来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白胡子老头,满脸的寿斑。

当看到小乐的时候,双眼泛起泪花,扑嗵一声从轮椅上掉了下来,而后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爸,你总算回来了,我……我等了你整整一百年啊?”

小乐再次怔在那?

“子圣?”小乐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爸,你看,为了能让你方便回家,我拼了老命的留住了咱们的家,你当时的大豪宅!现在……呵呵,都成了老古董了。

众人全部惊愕,崔小乐也一脸茫然的望着这个百岁老人的儿子。

吐出一句话:“真是山上方一日,世间已百年……”

……

到了家里,便看到小灿白发苍苍的遗照,眼眶红~润。

想起了临别时说的那个吻。

“小灿,这个吻让你等的太久了!”

说着便拿起照片吻了上去。

而就在吻的那一刻,便感觉如同吻到了水一般,镜面如同被这一吻惹起圈圈涟漪。

脑中传来那悦耳动听的声音。

“仙子山归来,突破奇门圣诀第三层:逆天游,神游虚空,是否穿越时空,弥补遗憾?”

“是是,我要去见小灿,我要去见小灿……”

话音刚落便感觉到身子被吸入镜面,小乐眼看着镜框外面的自己瞬间变老,满面苍桑,而后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耳边传来一阵灵禽脆鸣的声音,穿过山川大海,穿梭干桑沙杨。

瞬间变得蓝天白云,下面清泉浅流,清澈的溪水里两条小鱼悠闲的追逐。

“小乐,你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

“小灿?你在哪,在哪?”

小乐四处闻寻,就在这时眼前幻境散去,再次见到他那座乡村大别墅。

门口,小灿依然穿着那件漂亮的连衣裙冲着他拂风而笑。

小乐心中欣喜,一路跑过去,紧紧捧住她那精致的脸颊。

小灿娇羞动人。

“快放开,才一天不见,就……”

“唔!”

小乐便吻住了她那点点樱~唇,再也不舍得放开……

……

【全书完】

pS:小乡医写到下午,终于完结了,马上过年了,好好休息一下,写书以来不知道换了多少个站,也不知道换了几个笔名,从来都没好好在家过个年了,感谢特对不起默默支持自己的家人,老婆孩子,天天为了赶稿很少陪伴她们且因为周末放假打乱思绪而无端发火,真的内疚;更对不起自己,每天都在写啊写,累得跟条狗似的,这一路走来,五味杂陈,罢,临近年关,也真的累了,今年就给自己多放几天假!

废话不多说,想了解火叔新书,请关注一下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微信号,搜索:火叔大迈,或搜索:huoshudamai关注即可,感谢一路陪伴的兄弟姐妹们,唯有感恩,顺祝大家2018新年快乐,一切顺心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