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炎峦小蹭有惊无险的拿下了一场又一场胜利。无人可挡,

但随着对手们的实力提高,炎峦小蹭也感到压力巨增。但他们都是战斗狂人,

很是欢迎这种变化。想必他们到了第六十岛左右,才会真正的遇到可以逼迫他们拿出全力的高手!

他们的经历我们先放这里。同一刻,魔体也不甘落后,

他的修炼道路注定要跟龙体不一样,厮杀是提升实力的绝佳方法,

但不是唯一的修炼方法!法则是什么?法则是至高的规则,但同样的,

不管你修为如何,都有机会领悟它。这种同时高贵,无可触碰的存在,

却在有时候,显得那么的平凡。即容易又困难,

两个看似矛盾的存在却同时发生在一个存在上。宇宙的奥妙不限制于法则,

但同样的,想要打破这个规则,就会引来天地的惩罚以及考验。

最好的例子就是天劫。天劫对于大部分的强者来说,都是一个噩梦。

随着修为的提升,能够渡劫成功的可能越是渺茫。也只有极少数的变态,

才能够像炎隆那样,把天劫视为大补。修炼者在闯荡的时候,

经常会跟同等级的修炼者厮杀。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你看重的东西,

难道我就不看重?贪心,争夺,这些再配上一个没有据提法律的世界,

导致很多人采取行动:杀!杀掉对方,资源不就是我的了吗?当然,

能够随便杀别人,那别人不也可以随便杀自己吗?不管一个修炼者有没有这种觉悟,

为了生存,它必须接受这种潜在的规则,一个大家都知道的规则。

若是每一天有一万个修炼者死于厮杀,(实际上根本不止这么多)那一天内,

死于天劫的可能也就一两个。所以说,修炼到有实力引来天劫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

你是需要经历多年的厮杀,而存活下来的勇士!但对于这些已实力证明自己的修炼者,

他们却依然只有一丝可能渡劫成功。多年的奋斗,梦想的突然崩溃,

若是刚出来闯荡那死了也只能算是运气背,但经过多年的奋斗,

踏着敌人的尸体站到了一个高点以后,却死于上天的手,

很多人都很是不甘心。虽然没有确切的介绍,但实际上死亡也是一个法则。

这天地间有一个铁法,那就是:神境界一下,无人能够摆脱死亡!到了神境界以后,

可自创法则,那天地间的法则又和其和能留住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神这个境界本身指的就是超越了一切约束,达到宛如神的境界。一个,

就算是上天,也无可奈何的存在。但若是他们真的超神了,

又如何会出现互相残杀的现象?超越了法则是束缚,那为何还会有等级划分?

这些问题对于炎隆来说就像普通人类研究哲学一样,他可以有所猜测,

但任凭他如何猜测,都无法达到一个最终的答案。但在研究这些问题的同时,

炎隆发现自己的心境在飞快的提升。修为重要,但心境也是不可缺少的。

修炼者随时处于绷紧的状态下。不管你是谁,只要活到了现在,

就肯定得罪过别人。炎隆一身杀的人当真不少,那就跟不用说仇家了。

不管是炎隆,每一个修炼者都如此。在认识到这一点以后,

有一些修炼者会坦然的接受,然后照样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警惕是好,

但过于警惕反而会起反作用。过于偏执,会加快道心的崩溃,

直到我们本人彻底崩溃。对,这里是修炼世界,对这里很是残忍,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想要杀你的!这里也有友情,

(然后你最好的兄第从背后给了你一刀)也有亲情

(炎隆不就是被他父亲无情的抛弃了吗?这种混蛋难道还要孝顺?)

好吧,当我没说。这里跟人类世界很像,小时候我们可以跟别的孝子做单纯的朋友,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无法面对一个现实:大家都是竞争对手。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重的还是单纯的友谊吗?我们跟别人交朋友,

真的没有个人利益混在其中吗?孝子口中的朋友,跟大人之间的朋友,

可不是一个朋友。厉害的科学家做朋友,实际上只是想要进入对方的圈子,

认识到一些更厉害的人。你跟你的大学同学做朋友,不是因为他人好,

而是因为他家里有钱,你以后开公司可以找他做投资。你口才好,

能力也不错,要不然人家富二代如何看得上你跟你做朋友?

他看你有资格做合作伙伴,才跟你做这个好朋友。所以说,纯粹的友谊,

要么小时候就开始培养,要不然几乎不可能。人类,以及任何生物体,

都是自私的。在真正的利益面前,我们无法把握的住内心的贪婪。

友情除了心灵上面的满足,实质的利益还真没有多少。

兄弟之间是会互相帮助的,但到了利益争夺的时候,我们能够问心无愧的说,

不会下黑手?炎隆本来就认识到了这些,所以说,他根本懒得跟别人做朋友。

但最近,他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就算如何,又如何?为了利益跟别人做朋友,

难道就不能做朋友了吗?双方都知道对方另有意思,那这么了?

两人能够长大一起做朋友,不就是为了能够在别人的身上,

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吗?这跟互补有什么区别?利用别人,还不如说,

是两人都在利用对方,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利用这个词实际上用的不算恰当,

毕竟听到利用这两个字的时候,我们会假设有一方被利用了,收到了伤害,

没得到任何好处。但实际上,我们都是寄生虫,为了能够满足自己的野心,

我们可以不折手段,利用别人的感情,亲情。现实世界,始终是那么的社会。

但既然如此又如何?坦荡一点,接受这一点,活的反而会轻松很多,

who knows? Maybe you will even make a few friends!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