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要去哪里?如果说你要出去的话你就和媳妇儿一起,你知道吗?还有就是如果说你在群里山谷之中的话。你千万要告诉我,你不能自己去问你自己去的话,遇到那些野兽之类的话应该怎么办呢?虽然说你是会武功的,但是你的乌龟是有限的你知道吗,你定要有人陪着你呀,你如果不让写陪你的话,那你就让我一起跟你去好不好,你千万不要单项匹马的行动。如果说你自己一个人去的话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连个同行报姓的人都没有这个你知道吗?你要做事情考虑周全了,你要给别人也考虑周全了。”

这个时候,李无常语重心长地对莫潇潇说的,其实她对他说这段话的意思就是想让他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千万不要单项匹马的出去,如果说他非要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出去的话,那么就一定会有危险的,因为他现在的身份,现在全天下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他就是攻里面的皇后娘娘。如果说。他的身份暴露给那些坏人的话,一定会变的心的坏人利用,做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话,如果那样的话,自己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因为是自己带着莫潇潇从心的回到皇宫之中来的,既然他回到皇宫之中来了,然后自己就一定会尽自己最大能力保护她的安全,绝对不会让她受伤的。

但是这一天莫潇潇还是投诉一个人出去了,他在山上的时候,忽然间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窜出来几头野兽把自己给弄伤了,所以说他回去的时候遍体鳞伤的。他的师傅看到莫潇潇这样是分的心疼他但是自己又无计可施因为莫潇潇他是为了苏钰清的病情才会这样的拼命的自己又不好意思说些什么虽然说心中十分的疼惜不愿意他承受这样的痛苦但是如果说自己想要把那个药引子成功的做出来的话就要个肉这个时候就自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说自己割肉的话自己是一定会死的……

李无常在这个时候忽然想开了,只要莫潇潇那么开心,如果人家主角开心了的话,自己也会开心的。所以说自己一定要把这个幺莹子给做出来,就算是让自己个肉又如何?自己只不过是个几块肉而已,虽然说。你有银子用的肉特别多,但是自己说不定能够扛过来了,虽然说苏钰清身上的病情来看,需要的肉特别多,但是能够让莫潇潇开心的话,自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的这个的目的就是想让莫潇潇开心,别的自己什么都不要管了。反正如果你睡觉不开心的话,自己也是绝对不会活的高兴的。

“师傅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怎么能够这样对自己呢我已经跟你说过了那个药材那个药引子我自己去弄你千万不要动你身上那些肉再说你身上那些肉是药引子但是那也科室你的生命啊你如果登他的话那个说明你是在用生命在给他弄药如果说那样的话我宁愿,我自己辛苦一点去找那些东西我也不要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是分以前不能离开我,你知道吗。如果说你离开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你把我精心的抚养了,你到这么大,现在却想要离我而去了,你就劲是怎么想的,难道说你不知道徒儿已经离不开你了吗?如果说突然离开你的话,真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真的,这事不光这是这两年从小开始自己的特别的依赖师傅,这个莫潇潇心里也是知道的,但是这个时候莫潇潇心里面一下子明白了师傅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一下自己之前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师傅的这个心思。

“你好好的保重你自己,你们现在要好好的努力把那些坏人全都赶出门,城门去,要不然的话你们这个皇帝做的也不会安心,还有就是是否就先走一步了。其实师傅一直非常喜欢你,因为你是一个十分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希望来生我们还能够相遇,就这样吧,要好好的照顾你自己,不要让师傅担心知道吗?师傅就行走了”说完事的话他就别伤了眼睛。莫潇潇十分的痛苦,但是他发现师傅已经把药房还有药引子全都放到桌子上面了,他忍着眼泪交那个药材拿去给疑难,杜绝吃了男士节,吃了之后是分谁起,第二天全身居然就已经开始快速地好转了,这果真就是一种神奇的药引子。

苏钰清痊愈了之后,第二天仙地就去世啦,所以轻变进攻登机了之前的时候,她虽然叫自己上上但没事,他知道自己还不是皇上是底下的人胡乱叫的吧了,这个时候自己才是真正的化身虽然说自己的父皇就是自己继承这个地位的,但是总是有一些不太好意的人想要和自己抢这个位置。所以说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收着这个位置。第二天带坏,李远成果然谋反了,主角早就已经告诉苏钰清,所以苏钰清有所防备。李远成的人马全部被剿灭了。

李远成,被苏钰清拿下。宣布我第二天当中长手在我们那里莫潇潇在李远成行行之前来到他们面前,对着他冷笑,等会到本来的时候还不明所以,但是他恍惚之间,仿佛见到了上衣是莫潇潇的材料自己是如何对它的李远成。这个时候忽然恍然大悟,没休休知道李远成在临死之前已经把一切都弄明白了,莫潇潇微微地笑着,看着自己恨了两辈子的这个人。好像是无关紧要的人一样。拿起旁边的那把剑,一下子就结束了他的生命。

你个黄道吉日,苏钰清登基为皇上,莫潇潇为皇后。

丧礼过去了,一下子都开始井然有序起来,这个时候,莫潇潇忽然收到一个消息,莫音儿自尽了,莫潇潇听了这个消息,心中非常感慨,穿上凤袍参加苏钰清为自己准备的封后大典。

在那个大殿之上,两个人出尽风头,仿佛全天下的光华都聚集在了两个人的身上一般,然而两个人的幸福生活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