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表姐的案子结了。”君梓琳点头,埋进他怀中。

不能让周烬等太久啊,也不能让表姐等太久。

她要安抚的人,太多了。

两人趁夜飞奔向刑部,前去验尸。

傅雅柔睁大了眼望着前方的虚无处,浑身已经布满了血窟窿。

她直挺挺的躺在那里,早已经死亡多时。

君梓琳走上前,眼泪禁不赚落,捂着脸无声地流泪。

“爱妃,莫哭。我们来,是为了她能死得安息,哭,并不能解决问题。”周烬轻抚君梓琳的肩膀并拍了拍,神色自然而然。

君梓琳点了点头,上前伸手抚过傅雅柔的眼睛,泣道:“表姐,我来为你报仇了,是傅绫萃杀的人,我都知道,会让她付出代价!我会让她……去陪你!”

收回手,只看见傅雅柔已经闭上了眼。

当下君梓琳为她验尸。

只看见身上多处血窟窿,都是用匕首所捅的。

君梓琳量了那匕首尺寸,记录在案,随后查看他处伤痕。

只见身上多处於痕摔伤,显然是在死前,曾经出现过挣扎摔斗之象。

“只要找到那把匕首。”

君梓琳比对了一下,对道,那匕首长宽约匕首尺寸长8公分,宽1.4公分,厚0.2公分。

“那把匕首必不会随意丢弃,找到它。”

君梓琳转身在烛火下,大约绘起那凶器的模样。

随后在一张纸上,慢慢地突现出匕首的样子。头部尖尖,在匕首的中部有一处镂空之印像是一朵花瓣样子。

方才在验尸时,每一种的伤口处都有这么一种类似于花瓣的样子。

这样便更好找了。

当下君梓琳把手中的纸交给手下去寻找。

把尸体重新缝合,君梓琳与周烬正打算走。

外头突然传来一阵疾呼声,“刺客啊,有刺客,快抓刺客啊!”

一阵疾声便有一群人冲了进来。

周烬站到前面,护住自己爱妃。

可是这些人却是根本就不认晋王爷,摆了刀就上前来杀。

眨眼间场中一片厮杀。

“爱妃,这些人明显是冲你来的,咱们赶紧走!”

周烬说道,转而抓住君梓琳往外杀出条血路。

“夫君,这对咱们来讲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君梓琳急忙说道,止住周烬,眸光一转,划出道寒意,“借刀杀人!”

当下她冲周烬一阵俯耳低语。

听罢后,晋王爷眸中透出笑意,“原来爱妃你是这么想的,如此,本王便如你所愿!”

当下周烬向吹了记口哨,手下的人听到命令后,全部都聚拢过来,听候王爷的吩咐。

傅绫萃在刑部对面的茶楼之上,惬意地看着刑部之中的厮杀。

父亲交给她一批人,只要能趁机把君梓琳杀死在里面,事情便不会有半点挽回的余地。

而且纵然是刑部的人识出君梓琳和周烬,这俩人半夜偷尸,也是大罪!

不如就让她死在里面。

就在傅绫萃自得时,蓦地便看到不远处飘来几道黑影。

这些人不是被自己派出去,斩杀刑部里面的周烬和君梓琳了吗。

傅绫萃看到这几道黑影后,立时便有些疑惑地喃喃道。

然而就在下一刻,黑影飘过,煞时间长剑飞出,傅绫萃还没反应过来,当场就被削断了脑袋。

刑部一番**,死伤无数。

看着死在当场,被削掉脑袋的傅绫萃,傅柏修大怒,要求严查凶手。

周烬走上前,淡淡道,“那些突然闯进刑部,还敢砍杀本王的那些人,便是凶手。”

当即命令手下,将那些擒住的黑衣人都被扯过来,扔在地上。

尔后当场问供。

“是傅相让我们砍杀王爷的啊!”其中的一名领首黑衣人,大声嚷嚷着。

傅柏修一听,当即怒容驳斥:“混账!本相何时让你们砍杀王爷!”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周烬,“晋王爷,您怎么会在刑部呢,还是在尸体旁边,我女儿的尸体,莫不是被动过了?”

君梓琳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因而道,“我与王爷刚刚路过刑部,正好听见里面有打斗声,这才赶来,可是已经有人验过尸了。而我不过是前去把尸体给整理一番。”说着她扬了扬手中的鲜血。

本来还想找那杀死表姐的匕首,现在傅绫萃死了,似乎一切都没意义了。

她也终于把傅绫萃送去陪她的表姐了。

“萃儿!”

就在此际,只听一声厉呼之音,但见章睿苑一袭白衣冲了过来,当看到身首异处的傅绫萃时,他神色发寒,整个都要扑上去。可最终他也没有扑上去。

只是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悲伤着,身上的衣袍连一粒尘埃都没有沾上,远远望去仿佛一朵云般,那样冷傲而洁白,不染尘事。

君梓琳瞧着只是勾唇一笑,原来这便是真正的爱情!

傅绫萃死了,也没见章睿苑怎样。

今日之事并不能简单了事。

君梓琳回了王府,周烬却是与傅柏修一同入了金殿,对于今日之事来个彻底争论。

不知他俩谁会赢。

君梓琳不由地担心道,这时四皇子赶了来,“琳儿,虽然傅绫萃死了,可那章世子却不会善罢甘休。”

“你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君梓琳如此问道。

四皇子点头,“章世子正在筹划报复。你需得小心一些。”

“四殿下一定不是仅仅来提醒我这句话的。”

君梓琳展颜一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

她知道四皇子与定国公府的关系一向不好。

之前因自己离开帝都时,定国公主与四皇子府暗中发生了一些摩擦。

但也是积聚了不少的嫌隙。

如今周锦墨在此说这些事,必定是很有目的性。

“我有一计,不知琳儿你想不想用?”周锦墨问道。

君梓琳微笑点头,“自然是想用,不知什么计?”

傅绫萃死了,但是章睿苑还活着。

君梓琳知道,如果章睿苑不死,自己就将时时刻刻处在极度危险之中。

所以章睿苑必须死。

“琳儿,你过来,我予你说。”

周锦墨微微一笑,这便冲君梓琳招招手,对她一番喃语。

“真是好计。可是章睿苑会上当么?”君梓琳不解,依然觉得不那么实诚。

“放心吧,他必定会上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