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接到消息的欧阳洛和离青枫夫妇,抱着欧阳宸轩站在城门口守着,候着,就等着那些人而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您说,若泠那丫头不会有事吧?”离青枫看了一眼欧阳洛。

“一定会没事的,那丫头一点都不弱。”话刚说完,那些人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里,“回来了,回来了!”

看到人以后,都跑到城门口去了。

离柯老远就看到了爹娘还有公公,当然还有他的宝贝儿子,宸轩,离柯让马夫加速,一到城门口,离柯一个跃身跳了下来,“宝贝,想死娘了,宸轩这段时间有没有听爷爷的话?”

“有!宸轩很听话,没有哭!娘,宸轩想你了!”小家伙好些日子没有见到离柯,这还是母子两第一次分开这么久。

欧阳若泠,一个蹦跶,跳到离柯身边,“娘,他是我弟弟?”

“嗯!”离柯抱好宸轩,面对着若泠,“宸轩,她是姐姐!”

宸轩有些不好意思,之前听娘说自己有一个姐姐,但是几天第一次见,还有些害羞,“姐姐!”

若泠被喊了一声姐姐,心都飘走了,“姐姐可以抱一抱宸轩吗?”欧阳若泠伸手。

小家伙,离柯伸手往欧阳若泠身上伸过去。

离柯把孩子交给了若泠,之后,一群人抱着宸轩去玩了,欧阳洛看着若泠没事了,想问一问,结果那丫头,抱着弟弟,飞跑着离开了。

欧阳洛看着离柯。

“父王,回府上再说吧!”

欧阳洛点头,“亲家,你们也一道吧!”

离青枫夫妇也点头。

回到洛王府,离柯把事情说清楚之后,不过令离柯没有想到的是,欧阳洛和自己爹娘都没有反对这门亲事。

诧异的看着三个老人,“你们不反对?”

“反对什么?你都说他们两情相悦了,你们夫妻俩都同意了,我们反对什么?”欧阳洛说道。

“就是!夏尹琛那个人我这些年也看得很清楚,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离青枫也点头表示对夏尹琛的认可。

咱们的外婆最着急,一开口就问,“婚期什么时候啊?”

“娘,还没有那么快,夏尹琛自己在东夏国捅了篓子,等他处理好了,跟咱若泠下了聘礼再说!”

“哈哈,也是也是,是娘着急了,急着看重孙!”韩琴呵呵的笑了。

回到云羽都也安安稳稳的过了几日,宫里的两个太子和太子妃,在若泠回来了才知道这一次的事情,作为大姐姐的月月吧所有人都骂了一个遍。

咱们的若泠现在也是日思夜想的,相思还蛮严重的。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东夏国却出了大事情。

夏尹柝到东夏国之后,在朝堂上,说要取消选妃,惹了朝臣的众怒,甚至连国威都搬了出来,“朕的皇后,今生只有她一人,后宫绝不纳任何人!所以,朕才决定取消这一次的选妃。”

“皇上三思!”

“朕已经三思过了!不过既然你们执意要选妃,那就由新皇自己决定,对了后宫妃嫔制度取消,如果没有被新皇选上的,又不愿意离开皇宫的,一律编为宫女!”

“新皇?这个?皇上,您这是何意?”夏尹涵看着头顶上的人。

“朕已经想明白了,朕登基以来已经有十几年了,国土泰安,百姓居安,朕觉得朕做得已经很好了,朕现在想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所以今后的朕把东夏国交由涵王之子,夏晋安!登基大典就和选妃一同进行!”

之前夏尹琛就问过夏尹涵愿不愿意当皇帝,但是他极力推迟,最后,夏尹琛把目标放在侄儿夏晋安身上,而且还让夏云查过了,那小子,和那些被送进宫里的礼部尚书的闺女两人之间有那么一些苗头。

站在夏尹涵身后的夏晋安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自己就突然变成东夏国的主子?惊愕的抬头看着夏尹琛,“皇上?这个……”

“朕已经把诸多事宜都安排好了,接下来,选妃的事情,就交给晋安了!对了,关于妃嫔制度,吏部载入东夏国律法之中。”

“退朝!”

底下朝臣还没来得及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夏尹琛就飞一般消失在大殿里。

夏尹涵带着儿子,追到御书房,愤愤的看着夏尹琛,“皇兄,你这是在做什么?”

“嗯做我想做的事情!”

“皇伯伯,这么做是不合理的!”

“晋安,那些繁文缛节不用在意,皇伯伯吧东夏国交给你,是皇伯伯对你的信任,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还有,哪些妃嫔你可以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剩下的,我觉得那些大臣都会带回去,所以,三日后你自己看着办!”

“可是!”夏晋安没有明白。

“皇伯伯年纪大了,也还没有娶亲,但是,皇伯伯有一个能够让皇伯伯倾尽一生去爱,去呵护,去守候的女人!”

“皇伯伯说的是若泠吗?”

“嗯,是她,这一辈子,我认定她了!晋安,往后,东夏国就交给你了!之前本来想交给你父王的,但是他不愿意,所以,就交给你了,这些年,你的成长,皇伯伯都看在眼里。今天也算是皇伯伯的一个请求,你愿意成全皇伯伯吧?”夏尹琛笑眯眯的看着夏晋安。

“皇兄,你……”

“尹涵,你放心,我还会回来的,我也想带着若泠那丫头到处走走看看,哪天累了,我就回来了。”

“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晋安,还不谢谢你皇伯伯!”

“晋安谢皇伯伯的教诲,一定励精图治管理东夏国。”

之后,交代好事情,夏晋安也成功登基之后,夏尹琛带着高昂的聘礼,奔向了云国。

兴许是性情好,总觉得日子过得特别的快,几日后,云国这边也得知了东夏国那边的情况,刚听到的时候欧阳瑾夫妻以为之际听错了,墨连啸在一旁附和,“刚开始我也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事实确实是这样的!西陵国那边也会派使者过来,确认。”

“呃!看来夏尹琛那家伙终于认真了!”离柯也表示无语,他们父子真的是,一个样。

这之后,没多久,夏尹琛就到了云国,另外西陵国的使者也到了,云域看到夏尹琛的时候,也确定了东夏国的事情是真的了。

走到夏尹琛的旁边,“夏尹琛,看来你是认真的!”

“嗯,我很认真,或者可以说,我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做选择。”

“是吗?”

听到云霆说两国皇帝都到了的时候,墨连啸起身,“走吧,他们都到了!”

结果,墨连啸一行人在皇宫门口等候,见到的却只有云域和云国的使者。

墨连啸有些诧异,“咦,东夏国那位呢?”

“他说,他来是去洛王府提亲的,所以直接去洛王府了!”

“……”

这边欧阳瑾喝离柯两个人都黑线了。

离柯和墨连啸打招呼说要回去了,这边西陵国的使者也出来了一个妇人,“离柯,等一下!”

离柯停住脚回头,看到了人,不是别人正是云浅丹,“浅丹?”

“是我,这些年还好吗?”

“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对了,泽宇,过来打声招呼!”

“您好!小王妃!”徐泽宇,是云浅丹和徐庆源的儿子,这些事情,云浅丹没一点每一滴都和儿子说了,所以儿子比一般的人要成熟。

“泽宇?已经这么大了?”

“嗯,毕竟十多年了!”

“对了,我准备回府,你要不要去徐子镐那里坐坐!”

“嗯,也好,我也很多年没有见到那两个小家伙了,都快忘记他们兄妹两的样子了。”云浅丹和云域说了一声之后,就和离柯夫妇一道。

一进到屋,就看到满地的大箱小箱。

“喝,夏尹琛手笔不错啊!”

“我反倒还觉得不够!”夏尹琛看着离柯夫妇。

“听说你退位了?”欧阳瑾看着夏尹琛。

“嗯,退了,我把东夏国嫁给了晋安,他是一个不错的孩子,也是我一手教出来的,所以,我觉得他能够胜任。”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离柯看着夏尹琛。

“我想在成亲之后,带着若泠去度蜜月!”

“这也不错嘛?”

“嗯,我也想过了,婚期,就由你们夫妇来定。”

离柯看着欧阳瑾,等着他回答。

欧阳瑾看着女儿,和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未来女婿,“婚期我已经看好了,下个月的十八,是一个不错的日子,婚期就定在那天。”

“好!”

欧阳若泠全程低着头,羞红着脸,但是嘴角上的笑意,却遮不住。

离柯看着女儿,也笑了笑,长大了,也要嫁人了,想当初自己家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婚期也到了,洛王府张灯结彩的,个个脸上都挂着笑容,夏尹琛一袭红色锦袍,牵着同样一身大红色喜袍的欧阳若泠,慢慢的走到大厅。

拜了天地,送入洞房,看着女儿出嫁,欧阳瑾喝离柯都不自觉的流泪了。

夏尹琛端着酒杯,走到欧阳瑾的跟前,“瑾世子,你我年纪相仿,让我叫你爹我确实很难叫得出口,但是,今天,我在这里想你承诺,我夏尹琛这一辈子,会好好呵护,保护,宠着我的娘子,欧阳若泠。”

“希望你说到做到!”

当晚,夏尹琛真真正正的吧欧阳若泠抱在怀里,然后,吃干抹尽。

在两个人成亲之后,其他的人也陆陆续续的成亲了,每一个人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离柯和欧阳瑾牵着儿子,走在山涧小道上,离柯低头,看着儿子,“宸轩,你也要快快长大,然后成亲,给娘生个孙子玩玩!”

“是!宸轩知道了!”宸轩仰面望着离柯,笑了。